cc娱乐

【暨南典范·首届校级荣誉奖】黄柏炎:松柏长青 教学长情

发布单位:机构人员汇总 [2020-12-31 00:00:00] 打印此信息

黄柏炎,暨南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我校首届年度十佳教学名师,主持3门国家一流在线课程及国家一流虚拟仿真实验课程,连续四届获得省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和二等奖,是生命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教学实验示范中心和生物科学国家级一流专业建设点的核心成员。

“人生最大的幸运就是把兴趣跟事业完美结合”,黄柏炎就是这样的幸运儿。他热爱摄影,也对教学工作满怀热忱,将二者完美结合,他在工作中融入爱好,以爱好辅以工作,利用摄影技能推动了国家级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的落地。在办公室里,这位摄影“发烧友”回顾了自己三十余年的教学生涯。

敢为人先:勇立潮头的“教书匠”

在学习钻研新的教学技术上,黄柏炎是名实打实的“弄潮儿”。在电脑还是稀罕品的九十年代,黄柏炎就开始学习多媒体技术;大家刚会浏览网站时,他又开始学习编程;如今,无人机在教学领域还方兴未艾,他已经可以熟练地操控无人机做教学研究项目了。黄柏炎精湛的计算机技术经常让人忘记他其实是一名生科老师。

1987年,黄柏炎从暨南大学环境生物专业本科毕业后,留校担任科研助理。除了在实验室默默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他还在找寻着更多发光发热的机会。1989年,他正式走进课堂,开始了教学生涯。旁人都说科研难,黄柏炎却说:“搞好教学也不简单。”怎么做才能把课上好呢?不断学习新事物是他的“制胜之道”。

黄柏炎是暨南大学最早尝试开展多媒体教学的教师之一。早在1994年,他就参加了教育技术中心举办的多媒体辅助教学(CAI)培训。1998年,他制作了第一个完整的多媒体教学软件《层析技术》,并获得全国奖项。之后的二十多年,他陆续学习掌握了AUTHORWARE、EDIUS、FLASH、APPSHOW等多种多媒体制作技术,制作的教学软件都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效果,也获得多个教学成果奖。在多媒体教学的道路上,黄柏炎紧跟着技术发展的潮流。

2016年,黄柏炎开始制作自己教学生涯中的第一门慕课。制作之初,考虑到自己已不再年轻,黄柏炎心存顾虑,领导也劝他多休息,但思前想后,他决定做出勇敢的尝试,他说:“线上教育是未来教育的发展之路,即使我做得不够成功,我也可以带动更多的人,把经验传递给他们。”整整一年无休之后,慕课《自然保护与生态安全:拯救地球家园》在中国大学MOOC和学堂在线慕课平台正式上线,广受好评,目前选课人数超过了十五万人,获得2018年国家精品线上开放课程。

多年以来,黄柏炎先后获得了省级以上的教学奖励30多项,其中国家级一等奖17项,还有多门课程获得省级以上的精品课程或一流课程。“获奖专业户”的背后是黄柏炎几十年持续“在线”、疯狂“输出”。上世纪90年代,计算机对绝大多数人还是极为新奇陌生的东西,学习电脑技术枯燥艰苦,他从零开始咬牙自学。后来,他被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认证为多媒体应用培训专家。从教至今,每个假期他都安排得满满当当,学习新技术、参加各种教学论坛,“我几乎是没有假期的,只有在春节期间才休息几天”。

当教学撞上新技术浪潮,黄柏炎勇立潮头,一路乘风破浪,把自己从“教学小白”逼成了优秀教师。

座无虚席:“平凡”的热门课老师

教学楼里《师德铭》中的一句话总在黄柏炎脑海中回响,“宁静淡泊,意远志明”。淡泊名利,专注教学,一心牵挂学生,这样的信念贯穿了黄柏炎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从未改变。

黄柏炎自认为是一名十分平凡的老师,科研成果也不突出,但这位“平平无奇”老师的课堂却一座难求。“课堂氛围轻松,老师亲切友善”是同学们的一致评价。黄柏炎的面授课程选修名额难“抢”,他的线上课程也同样人气火爆。“海洋哺乳动物生物学特征与行为习性观察虚拟仿真实验:以中华白海豚为例”这一项目上线之后,累计实验浏览量高达3万多人,做实验人次达到3950多人。

这位热门课老师有着自己的教学秘诀,他对学生始终秉承着“宽容但不纵容”的态度,课程成绩严格按照标准评分。“学生有事不能来上课,需要请假,我能够理解,但是我不会不点名,那是对于学生的放纵。”黄柏炎在学生成绩的评定上也注重人性化,“根据班上学生的情况,我会适当地调整平时成绩所占的比例,以减少客观情况对于成绩的影响。”黄柏炎认真负责的教学态度使得他很受学生爱戴,每年的学生教学评价他都能拿到很高的分数。黄柏炎还很重视和学生的每一次交流,学生给他发的消息,他再忙也不会忘记回复。

学生在黄柏炎心中总是排在第一位的,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对他来说是一种特别的责任,“我希望学生能学到课堂以外的,能受益一生的东西”。至今已经有二百多名学生和他一起做过项目,其中一些故事令他印象深刻:“有一位香港的女生成绩并不是特别优秀,但很吃苦耐劳,表达能力也很强,本科阶段就完成了四个研究项目。我常常和新生讲起他们师兄师姐的故事。”

黄柏炎还说,他希望能将近二十年来指导过项目的学生的人生轨迹都记录下来,制成一个彩色画册,发给他们每一个人。他一直强调,自己拿的奖项和项目成果都是集体努力而来的,有许多都是学生的共同合作的作品。一本本画册中,包含的不仅仅是同学们学生时代的回忆,更充满了一位老教师对于学生们深切的期许和自豪。

性痴志凝:最懂教学的“摄影师”

掌握“十八般武艺”的黄柏炎,尤其钟情于摄影。他有很重的“职业病”,就连爱好也带有教学的“基因”。大学时候,系里有台黑白胶片的海鸥牌相机,他便用它来学习拍摄,亲自冲洗胶卷。

“刚开始玩相机,有个老师说我玩物丧志”,但实际上这位摄影“发烧友”利用相机给自己的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并为教学做出了贡献。从大学生到老师,黄柏炎都扎根在暨大生物系,摄影的习惯使他成为了系里“影像档案馆”,大大小小的教学资料都存在了他的相机里,系里没有人比他更齐全的了。

如今,很少有老师愿意亲自做素材搜集工作了,别提是在专注科研实验的生科院。黄柏炎却认为这是和学生交流的好机会,他愿意花时间和学生一同到野外做采集工作,加之爱好摄影,这便推动了动物物种检索系统和数字博物馆教学项目的开展。每年的暑假,黄柏炎都会带领学生进行为期两周的野外实习,和他们同吃同住,还经常带着同学们鉴定物种到深夜。他希望能身体力行,把这种教学精神延续下去,“应该要有更多的年轻老师参与进来,给学生更多的选择和学习机会”。

如今,由于工作繁忙,黄柏炎很少专门去到野外摄影了。不过,无人机又成了他的新帮手。黄柏炎和团队做的两个国家级虚拟仿真实验项目就是使用了无人机来进行全景拍摄,两个项目都获得很好的教学效果。

性痴,则志凝,黄柏炎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当一个人痴迷教学,以至于兴趣爱好也与它紧密相关,这是工作上的极致。在物质横行、纷繁复杂的当下,能够一生只专注一件事,这是思想上的极致。黄柏炎痴迷教学,传道受业三十余载,摄影爱好也与教学相关,他一生只做这一件事。

二十多年来坚持苦学新媒体技术、带领学生斩获多个国家比赛奖项、主持了国家精品慕课和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填补了生物系在国家级课程上的空白……黄柏炎肩负了太多的责任,也获得了许多荣誉。但他从不把这些殊荣挂在嘴边,而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勤勉工作,默默付出。在教书育人这条路上,他始终饱含深情,步履不停。

(文/暨南大学新闻社 何乐韵 倪新煜 童佳轩 图/受访者提供)

责编:李伟苗